當前所在位置: 網站首頁>認識西藏>風俗文化

珞巴族飲食文化

時間:2020年03月05日 來源:西藏新聞網 作者:

背景色:

珞巴族是喜馬拉雅東部山區的居民,直到西藏民主改革前,還生活在原始社會末期,以採集、狩獵和刀耕火種為生。珞巴族生活的自然環境和原始的生產方式,決定了他們有着與其他許多民族不同的獨特的飲食文化習俗。如果你有機會在喜馬拉雅山區旅行,在熱情的珞巴家中作客,你將會體味到不同尋常的人生情趣和自然野趣。

得天獨厚的人們

珞巴族的神話和史詩中,把他們賴以生存的腳下的大地深情地稱作“大地母”,他們説,天上的日月星辰是大地母的孩子,地上的飛鳥走獸是大地母的孩子,山上的花草樹木是大地母的孩子,水中的游魚是大地母的孩子,人也是大地母的孩子,而且是她最小、最疼愛的孩子。大地母用她的奶汁餵養自己的孩子,把愛賜給人們,教育人們婚姻,並教給人們採集、狩獵和農耕,使人們得以生存,繁衍子孫。

珞巴族生活的喜馬拉雅東部山區稱作“珞瑜”,這裏氣候温和,雨量充沛,森林茂密,是天然的動植物王國,給珞巴族的飲食提供了取之不盡、用之不竭的源泉。珞巴族的許多食品來自採集,除種類繁多的野果、山芋、山薯等塊根、野菜、竹筍外,這裏還生長着珞巴話稱作“達諧”、“達薺”、“達白”,漢語稱木糌粑、棕心粉等的棕櫚科植物,富含澱粉,是珞巴人的主食。如生活在珞瑜西部腹心地區的許多部落或家族,就以佔有達諧林等的多寡作為財富的標誌。墨脱的珞巴人關於“糌粑樹”、“牛奶泉”的傳説,也反映了採集提供飲食來源的意義。

珞巴族還以採集季節劃分四季和月份。在布瑞部落,1-2月是採集竹筍的季節,3-5月是採集鮮果的季節,6月採集達諧,7月採集蕉類,8月採集柑桔,9月是“希如”(油果子),10、11月核桃,12月採集樹皮纖維,以作織布縫衣之用。可見,採集在格巴經濟生活中的地位。

珞巴男子個個都是好獵手。浩瀚的原始森林裏,生長棲息着大量的野生動物。但珞巴人並不隨意獵殺,嚴格的圖騰禁忌,使不同的氏族和部落有不同的獵殺對象,客觀上具有了保護珍稀動物的意義。圖騰禁忌,客觀上是原始時代的人們對環境與生態的保護意識。

農耕主要是提供糧食來源。珞瑜屬熱帶、亞熱帶和濕温帶氣候,向有“西藏的江南”美譽。這裏生產水稻、旱稻、玉米、雞爪谷(黍類作物)等。品種不同,製作方法也不同,因而有了不同的主食。

珞巴族的飲食製作方法,與他們的原料、氣候條件、生活方式密切相關。飯食製作,米類是蒸與燜,幹食為主,與我國南方稻黍文化民族相同;面類是烙與烤,以餅食為主,便於攜帶和保存,與我國北方麥菽文化民族相同;菜食製作,肉類是燻烤和燉煮,蔬菜是清煮或生食,沒有蒸、炸、烹、炒的習慣。

珞瑜盛產辣椒。珞巴人嗜辣,凡用餐,必有辣椒佐餐。珞巴辣椒還是珞巴人與周邊民族進行物資交換的主要產品。珞巴辣椒辣味強烈而清香,備受青睞,遠近聞名。

米酒鼠宴待親人

珞巴族誠實好客,鍾情友誼。凡過往行人進入村寨,不分民族、男女和親疏,均熱誠相待,如同親人。如遇婚娶大禮,過往行人可以得到貴賓接待,被邀參加婚宴;如遇獵隊歸來,過往行人可以平等參加分配,得到與氏族成員同等的一份。

珞巴人待客有一套特殊的方式。屋內有專門為客人準備的座席,由女主人專門接待。客人在室內就坐,女主人立即捧上用葫蘆瓢盛的米酒,站在客人面前,先自飲一口,以示無毒,然後微笑着,殷勤勸進。此時,客人須連飲三瓢,主人方才滿意;主人如見客人醉倒,則視為知已,尤其高興。這就是傳為佳話的“珞巴進門三瓢酒”。

在希蒙部落中,待客飲酒的習俗別有情趣。客人到來,主人會請他到氏族公房“德仁”中。賓主圍坐一圈,中間放一個大葫蘆。女主人先從大葫蘆中舀出滿滿一大瓢酒,自飲一口,再倒回葫蘆中;然後從中舀出滿滿一大瓢,先從客人敬起,一人一瓢,如此反覆輪迴,至少三巡以上。如果有人在某一輪中沒有喝完,可以回敬女主人,或倒入自己隨身攜帶的酒葫蘆中,但絕不能潑灑在地上。

珞巴族善釀酒,一般不喝茶,只愛喝酒。酒類極多,用稻米做的醪糟酒稱作米酒,甘甜醇香;玉米或雞爪谷做的水酒,清澈酸甜;用“達諧”、“達薺”和“達白”等做的酒,是珞瑜南部一些部落日常飲用的,清淡爽口,消渴解暑;還有竹花果、蜜蠟或其它水果做原料釀製的各種黃酒。

珞巴人待客,以酒代茶。賓主邊敍邊飲,輪杯交盞,親密非常。主人還常千般挽留客人共同進餐。招待客人的主食以石鍋燜蒸的稻米乾飯為主,有時還有用石板烙烤的麪餅和用石鍋做的雞爪谷糕坨。菜食則以燻烤獸肉、木耳、蘑菇為主,以辣椒、野蒜為佐料。珞巴族習慣分餐制,飯、菜分別盛入竹碗或木碗之中,每人一份,用右手三個手指抓食。客人用餐前,主人總是先吃一口,以表示款待的誠意。

珞巴族有一種招待客人的特殊食物——山鼠肉。珞瑜山鼠,體大圓肥,呈灰褐色,習居山野。每年的10月至次年的5月,是捕鼠的最好季節。人們捕捉到山鼠後,製成肉乾,以備節慶和待客。當年關節慶或貴客蒞臨,主人將鼠肉用石鍋燉爛,佐以幹辣椒、野蒜等,肉味鮮嫩,十分可口,是款待客人的主菜。傳説,珞巴族祖先阿巴達尼善捕山鼠,喜食鼠肉,並擺鼠宴招待他的妻了、太陽的女兒冬尼海依,頗得冬尼海依的歡心。從那以後,珞巴族有了食鼠肉的習慣。

珞巴人喜歡吃魚,也常用魚來招待客人。珞瑜水網密佈,盛產魚類。捕魚的方法多種多樣,有魚籠捕魚,有魚網捕魚,有垂釣,還有用箭射、棒打、截流逮捕等。民間流傳的一首《漁歌》,生動地描繪了垂釣的歡樂場面:

夏江水,波翻湧,

希巴河,浪騰寶,

波翻湧,浪騰空,

釣杆長,提不動,

掙扯斷,釣魚繩。

莫非是,出蛟龍,

似野豬,奔狂兇。

拱泥土,扒地籠,

清水濁,碧江紅。

莫非是,顯靈通,

似孩兒,撒潑性。

折樹枝,掰枯藤,

滿江裏,漂浮衝。……

做魚的方法比較簡單,一般是放竹筒內置於火塘中燒食,或是直接放入火塘中燒烤,或用粘泥包裹埋入火灰中燜熟,也可以做成魚乾,主要用於交換。

珞巴族有許多關於漁獵和食魚的神話,反映出他們漁獵和食魚的悠久歷史。在一篇《阿巴達尼和阿巴金納》的神話中講到,祖先阿巴達尼和魔鬼阿巴金納是死對頭,都想害死對方。一天,同時來到河邊打魚。各自打的魚放在各自的魚簍裏,到準備吃的時候,就將魚放在各自的竹筒裏,放在同一個火灶上去燒。魔鬼阿巴金納事先藏了一顆毒藥在身上,趁阿巴達尼不在意的時候,把毒藥放在了他的竹筒裏。這事被聰明的阿巴達尼知道了,他從懷裏又掏出一個葫蘆,從裏面放出一羣山鼠,又呼喚大風颳起一陣泥沙,讓蜂兒在阿巴金納眼前飛舞,使阿巴金納只顧躲山鼠,遮泥沙,摸屁股,揉眼睛,阿巴達尼則趁機將竹筒換了。毒魚被阿巴金納吃下去了,一聲大叫,倒在地上死了。這篇神話,不僅表現了珞巴族的善惡觀念和正義精神,也佐證了他們的食魚習俗。

珞巴族待客方式多種多樣,以酒會友,以食結朋,以賓客雲集為榮;如對客人怠慢,就會受到眾人的譴責。他們在飲食習俗中所表現出的對朋友和友誼的珍視和敬重,是珞巴族氏族社會培養起來的最純樸的感情。

飲食札儀中的平等精神

在珞巴族的社會結構中,部落由若干氏族組成,氏族由若干家族構成。一個家族又包括若干小家庭,共同住在一個長房裏。長房內劃分若干單間,每個單間裏都有一個火塘。以火塘為標準,一個火塘是一個伙食單位,代表着一個小家庭。每個家族成員都在自己的小家庭中用餐,家族長也不例外,只能與自己的妻子及未成年子女共一個火塘。由於家族成員共同勞動,不分男女長幼平均分配勞動收穫,所以,各個小家庭的伙食質量實際上相差無幾,真是“有福同享,有難同當”。既然如此,為什麼還要按小家庭各建一個火塘呢?大概也是為了體現一種平均和平等的精神,也許還有機動靈活、節約時間和節約體力的意義。

珞巴族一日三餐。炊事是女主人(妻子或母親)的事兒。實行分餐制,分發飯菜也由女主人掌管(這或許是已經消亡的母系氏族社會女權的餘威)。吃飯時,一家人按規定的座次席地盤坐在火塘四周。先由女主人給每人倒水洗手,雖然珞巴人是用手抓食,但飯前洗手的自覺意識是為了驅除惡鬼和晦氣,而良好的衞生習慣是在對鬼靈的虔誠信仰中不自覺地養成的;家人洗罷手,女主人取出少量飯菜和酒,撒到火塘裏,以祭供灶靈;然後,在每人面前盛飯菜的陶缽、竹碗或捲起的芭蕉葉裏,不分年齡長幼、飯量大小,平均地分配飯菜,酒則隨意而飲。餐具都是各人保管,吃不完的可以留下來下頓自用,或讓給他人。

在一些部落中,還有“嘗新”的習俗:每年的收穫季節,開鐮前,要先在田地中央取回一些糧食,做熟後,先祭奉鬼靈,再獻給豬吃。讓豬先嚐,源於豬圖騰崇拜。在這些部落中,流傳着豬救母子再傳子孫的神話。故事説,在渺遠的古代,祖先阿巴達尼和他的妻子冬尼海依及兒子遭到惡鬼格波倫布的陷害,幸遇一頭母豬拯救了他們,才使他們得以子孫繁衍,有了今天的珞巴族。另一則神話説,人們種植糧食所用的谷種,最初是由豬奶奶給送來的。

在崩尼、崩如、博嘎爾、米古巴、米新巴等部落中,還有一個稱作“昂結”的活動。每年早稻開鐮前,婦女先從稻田四周手擼稻穀,用木臼脱殼後做成乾飯,先讓狗嘗新。再讓老年人嘗新,最後是氏族的其他成員。“昂結”活動結束方可開鐮收割。在狩獵部落中,狗與獵人為伴,獵人視狗為最忠實的朋友。在這些部落中,有許多關於狗的神話和狗圖騰崇拜儀式,甚至在珞巴史詩中,也有對狗的最深情的讚美。如英雄史詩《金崗崗日》中,英雄金崗崗日和他的獵狗同時來到世上,形影不離,成為忠誠的夥伴。史詩唱道:

日給給崩從天上來,

來到林中護英雄。

金崗崗日叱吒山林中,

日給給崩是箭尾的風。

圖騰崇拜與飲食禁忌

珞巴族有着熾烈的圖騰崇拜情感,對圖騰物是不採不獵不食的。據粗略考察,總計有上百種動植物圖騰,如虎、豹、豬、野牛、狗、鷹、蛇、竹筍、花蕊等。博嘎爾部落各氏族普遍崇拜虎,人們不僅不能獵殺和食其肉,還不能直呼其名,只能尊稱“哥哥”、“叔叔”或“爺爺”。如果在狩獵中誤殺了老虎,要像安葬長輩一樣為虎舉行隆重的安葬儀式。崩尼、崩如等部落禁捕、禁食猴子;米古巴、米辛巴部落禁食豬肉和狗肉。

珞巴族圖騰制是其氏族外婚制的規約,曾對氏族婚姻和生育的優化選擇,鞏固和維繫其氏族制度起過積極作用。為了分清血緣親疏以保證婚姻規約的執行,在同一氏族成員中,對男性成員和女性成員的飲食有嚴格的圖騰禁忌規定。如在布瑞部落中,本氏族獵獲的野獸的心、肺和臀部的肉,只准其男性成員食用,禁止女性和其他氏族成員食用。男性飲食禁忌較少,女性禁忌較多,如崩尼和崩如部落的女性禁食熊、虎、獅、豹的肉;布瑞部落的女性禁食雞肉、雞蛋、虎、獅、豹、蛇等動物的肉和血,以及其它獵獲物的胸腔、頭、蹄、心、肺等。布瑞婦女月經期間禁食一切獵獲物的肉,而男子則僅禁食黃豆、芋頭等。

茫茫林海,毒蛇出沒,毒蛇的巨大威脅引起人們的神祕恐怖,因而對蛇的禁忌和祭祀紛繁複雜,在飲食習俗上也有所反映。有人被蛇咬傷,其所在氏族全體成員都要停止勞動一天,並禁止到藤科植物生長的地段,禁食類似藤科狀的菜果和辛辣食物。在崩尼部落,只要本氏族成員被咬傷,全氏族一年內禁止喝酒,禁食芋頭、南瓜、黃瓜及薯類等藤本植物;一年內禁止釀酒和栽培藤本植物。被蛇咬傷的人和護理他的人(只限一名男子),一年內不得與家人同一個鍋灶,除白菜外,禁食其它一切菜蔬。

火灶是珞巴族的飲食聖地。有許多家庭祭祀是在火灶旁進行的。許多部落在每年的一定季節還有專門祭祀灶神的儀式。灶神常年守護着神聖的火灶,給一家人帶來富裕、幸福和吉祥。火灶是不可玷污的,任何時候都不準向火灶裏吐痰、扔髒物及廢棄之物。火灶上方和周圍不準掛衣物,不準跨越,不得在灶旁大聲喧譁、説髒話。

原始社會,並非浪漫詩人想象的浪漫田園;原始民族,也並非風流雅士追慕的風流自由。曾長期生活在原始社會,過着艱難生活的珞巴族,為了吃飽肚子,為了生存和生命,不得不小心翼翼地討求鬼靈們的歡心,向他們祈禱、奉獻犧牲,把自己難得的有限的飲食分給鬼靈,他們也不得不同樣小心翼翼地約束自己的言行乃至飲食,以最大努力去避免觸怒在冥冥之中掌管人間禍福生死,而又喜怒無常的鬼靈們。

解放了,社會主義的金色陽光,照亮了喜馬拉雅山區,驅散了原始的巫風靈雨,告別了原始採集、狩獵和刀耕的生產方式,送來了科學、技術和文化,新的生產經營結構和生產內容,在茫茫林海中出現。新的生活,使珞巴人的飲食習俗開始發生着新的變化。喜馬拉雅東南部山區是珞巴族聚居的地方。手捧酥油的珞巴人在閒聊。

政務APP

政務微信

政務微博